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zekiu | 23rd Apr 2013, 00:59 AM | 一般 | (216 Reads)
我父風流。
除了我兩姐妹, 在大陸還有不知名的血脈。

關於老爸, 不想多談, 反而想說我的所謂弟妹。
父母多年前離婚, 父已移居大陸, 
他也有自己的家庭, 一個四川女人, 一子一女。
五年前他猝逝之時, 大的八歲, 小的才三歲,
小的是兒子, 我爸一直想要個兒子。

說我冷血吧, 我從來沒想過與他們聯絡,
倒是我姑媽, 她很疼我爸, 對她來說,
那兩個孩子也是她的親人, 所以她當時有跟那家人聯繫。

姑媽告訴我, 那女人一個人很難帶著孩子過活,
決定將孩子帶回四川, 自己在城中打工。
那時五年前的五月。

然後, 汶川地震, 姑媽再打女人的電話,
再沒有接通過。
那場地震,  震斷了一切,
我也沒再記起他們。

今次四川地震, 
卻將這些零碎的記憶挖出來,
我決定寫下來,
一點一滴, 告訴我的孩子,
或許, 有一天我能夠寫出另一齣"BIG FISH"。

szekiu | 18th Mar 2013, 02:46 AM | 一般 | (191 Reads)

七天之後, 我睜開眼, 看到老伴就在旁邊。
正確來說, 是他的死人頭,他也剛回魂了。

 

 「老豆, 這是冰箱吧? 好冷。」
「衰仔竟然將我們放在這裡。」

「不知他將其餘的怎樣搞了。」
「看來都是斬件扔掉吧?」

「我們加起來也二百磅, 我怕他扔不來....」
「別擔心, 那個負責斬你的, 應該會幫手棄屍吧?」

「他的手這麼小, 你說他夠力拿刀斬開我們的老骨頭嗎?」
「嘿, 現在又知他手很小了? 當初你迫他學琴時, 老師也告訴你的, 你那時又偏不聽!」

「....那時隔離梁太說名校都喜歡收八級綱琴的學生, 做媽媽的哪個不想他入好學校, 路好走一點?」
「早知當初也不這麼辛苦做兩份工, 儲錢給那衰仔去外國留學了!」

「我當初也沒想到會被自己兒子殺掉的...」

老伴不再發話, 我也無心情再談下去。
自己孩子,無論殺的是誰,

做父母的,總是無話可說。

 

我只能盡力閉上眼睛, 期望別嚇著發現我們的警察先生。 


szekiu | 6th Mar 2013, 02:21 AM | 一般 | (132 Reads)
零晨二時我決定坐下來, 打一些字。

孩子已經兩歲多, 每晚還是會驚醒喊媽媽, 我好想問媽媽, 我小時候是這樣的嗎?
可惜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

上星期做了一個訪問, 以媽媽的身份受訪。然後, 談起與媽媽的關係。
四年了, 原來一想起媽媽, 淚還是會掉下來。

很多時我會想, 如果媽媽在生時我就生了兒子, 
她會怎樣寵他, 帶他去哪裡玩, 煮什麼東西給他吃。

其實, 沒有如果。
如果媽媽不離去, 我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女兒, 
我永遠不會想到生孩子。

媽媽離去, 啟動了生孩子的念頭。
孩子的出現, 代替媽媽成為我生命中的錨,
穩定我的心, 我的根。

我以為, 我已經是一個媽媽了,
強壯得可以一手抱著30磅的兒子走來走去,
能幹得看店回家還能煮一頓美好的晚餐;
然而當我想起我是一個女兒,
卻又脆弱得如同玫瑰花瓣。

當孩子睡了, 
媽媽變回女兒。

我開著ZOOKEEPER打了幾回,
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與媽媽, 一起窩在電腦前,
打老虎打熊貓打猩猩, 
打了很多個晚上。

等孩子大了, 教他打ZOOKEEPER,
有一天, 或許他也會這樣懷念我。

szekiu | 6th Aug 2012, 01:33 AM | 一般 | (406 Reads)
近來因為奧運的關係,
非大陸藝人每次為自己人獲獎出文時,
都被大陸人無理漫罵,
面書大量截圖瘋傳, 紛紛替呀SA方力申不值,
我卻認為是活該的,
食得咸魚抵得渴。

開微博, 是唯一途徑,
讓他們去討好那封閉的瘋人院的病人,
在他們的瘋人衣口袋中,
抽出那幾張發臭的人民幣。
說到底, 就算是發臭,
也兌1.2165港幣。 
你明知他們會對你吐口水撒尿甚至潑屎,
但那些都可以用水沖去的,
當然樽鹽也會被沖去,
反而更好, 再無任何包袱。

我只想說, 作為一個正正常常,
沒被關在瘋人院的香港人,
微博不是你應該用的,
還是用FACEBOOK或PLURK吧,
否則被尿潑中, 但又沒人民幣落袋,
多笨七呢。



szekiu | 6th Aug 2012, 01:26 AM | 一般 | (125 Reads)

我出生於旺角。

從醫院出來, 我便住在旺角。

荔枝角度22號東興大廈, 

旁邊是百誠商場, 樓下是民生台灣物產。

 

我媽在家車衣, 還會包伙食,

家裡總是多人得像條街,

爸爸在工廠工作,

下班後會帶一大班同事回來,

有人打麻雀,有人玩天狗, 有人玩話事啤。


我看著他們一舉一動,

粗口是我的母語,

龍虎門是我的繪本,

啤牌是我的FLASH CARD,

麻雀是我的積木。


在最市井的地方, 

我以最市井的方法成長。


後來, 我搬離了旺角,

而東興大廈變成了酒店,

大大公司變了聯合廣場,

麗聲凱聲都沒有了,

我的童年記憶, 

剩下那個空空如也的油站。

 

出來工作後, 移居港島,

幾乎一年也不會踏足旺角一次,

怕擠怕逼怕廉價,

怕庸俗怕老翻怕自由行,

MK是我嗤之以鼻的一個名詞,

但我忘記了, 它其實是我的出身。

 

多年之後, 我重回這個地方,

我想起上海街公廁旁,

有個防止虐畜會的小廂,讓人遺棄小動物。

我想起看著七十一開幕,喝著思樂冰,

吃著微波爐叮的黑椒牛肉潛艇三文治。

我想起旺角街市頂樓的遊樂場,

外婆放下我讓我玩她就去買菜,

回家還會買雪條給我吃。

我想起與媽媽往花園街, 

總會鑽進譚材記尋寶買玩具。

 

今天, 我再認真細細看你,

我長大了, 你卻沒有老去。

你變了得多, 但我還能認出你。

我的旺角。I LOVE MK。


szekiu | 19th Jul 2012, 18:51 PM | 一般 | (405 Reads)

常在親子王國看到,那班痛恨長毛如痛恨前夫的師奶,

大聲疾呼咬牙切齒說:

「我不滿政府,但我不會出來遊行\示威\表態,我唔想被政棍抽水。」

其實,何謂抽水?

抽水,是指有人存心佔便宜。


一個實至名歸的師奶,

最大的本事就是牙尖咀利面皮厚,

只要能為家中大小帶來好處, 

尊嚴絕對放一邊,這是天性,也是天職。

我不佔你便宜壓你價是本師太偶一行善,

佔你便宜是天公地道人心所向,

會被人抽水的,真是枉擔了師奶這個虛名。


所以,作為精明師奶,

根本不會避開任何政黨,

反而能看穿政黨會盡力討好自己,

以換取你神聖一票這個優勢,

有風駛盡𢃇,駛到每個政黨盡,

首先,貪盡民建聯蛇斎餅糭,

讓家中各人大飽口福;

然後,有任何法律問題,立即捉公民黨免費咨詢,

慳返秒秒鐘一千幾百,斬料加送不知幾盞;

再利用人民力量大聲夾惡,

幫你企出來趕走領匯,買菜平返幾蚊;

看,每個政黨都有存在價值,

識得用,其實好好用,

最怕你咁蠢唔去用。

(sorry我諗極都唔知民主黨有咩用,可以不理)


記住,你是現代師奶,不是古代閨女,

你的心你的身你做主,

便宜佔盡,禮金收晒,

寶貴一票,想給誰就給誰,

一點道德包袱也沒有。


趁九月這四年一度選舉年,

反抽各政黨的水,

去吧,精明的師奶兵團!




szekiu | 23rd Mar 2012, 12:13 PM | 一般 | (265 Reads)
一個媽媽帶著孩子逛街,有個穿西裝的人,從後悄悄伸出利刀,準備插向媽媽背上。後面有個地盤工人看到,立即將手上吃剩的半隻香蕉擲向攻擊者,並上前大聲喝止。

媽媽聽到嘈吵聲,轉個頭來,只看到地盤工人用粗口怒罵,卻無視笑容可掬的西裝友手上的利刃(他甚至不屑藏起)。

 

媽媽從此恨地盤工人入骨,她只想孩子聽話生性,用心讀書,考入名校,打份好工,買層樓。她害怕孩子學壞,怕孩子講粗口,大聲說話,亂扔東西,沒名校收,要讀band3學校。

 

地盤工人並沒因為她的憎恨而消失,他的目標是那個手執利刃的西裝友,西裝友在哪裡露殺機,他就在哪叫囂。

有一天,地盤工人被警察拉了,媽媽開心得開香檳慶祝。

香檳塞飛出之際,媽媽背上的鮮血與美酒一同噴出。

媽媽轉個頭,望著笑意盈盈的行兇者,她點頭稱許:至少你的謀殺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然後含笑而逝。

 

媽媽的故事完了,那孩子的故事還長著呢。

孩子目擊一切,立志遵循母親遺願,不講粗口,不亂扔東西,聽話,只用功讀書賺錢,安安份份打份工,奢望儲夠首期,買層樓,供一世。

廿三歳那年,大學畢業,見成了第一份工,他歡天喜地走出老闆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大班椅上,坐著手刃其母的西裝友。

 


 


szekiu | 2nd Feb 2012, 16:12 PM | 一般 | (268 Reads)

怪獸父母, 是指父母無視自己或子女的錯誤,

只一味指責對方, 簡單來說就是自省力失調症。

 

看到香港近來的矛盾越見加深,

只看到人家的錯處而看不見自己的問題,

這種怪獸行為, 已非父母專用,

很快香港就會變成妖獸都市。

 

如果, 你不想成為怪獸, 謹記:

「要罵人, 先要罵自己。」

 

罵自由行到藥房掃清奶粉前, 

先罵那些寧願賺人仔也不幫港生bb仔的"自己(人)"。

 

罵鋋而走險來港的雙非孕婦前, 

先罵那些開中介公司致富的"自己(人)"。

 

罵暴發戶只幫襯名店導致香港店鋪單一化前, 

先罵那些見錢開眼加租不眨眼的"自己(人)"。

 

罵不懂規距隨處便溺的旅客前, 

先罵那些只舉相機而不作舉報怕麻煩的"自己(人)"。

 

罵政府坐長地產霸權前,

先罵貪方便只幫襯連鎖店親手造成壟斷的"自己(人)"。

 

罵政府不幫助小商店令本土特色消失前,

先罵為了便宜幾蚊只淘寶不逛街的"自己(人)"。

 

要再罵下去大把, 但我要洗廁所唔得閒。

 

罵自己跟罵別人不同的地方是,

罵人後你可以拍拍屁股走佬,

改不改是對方的事, 你不能掌握。

罵自己之後, 痛定思痛, 找出錯處,

做好自己, 這些, 是我們能夠掌握的。

 

如果你讚同我的說法,

請用行動向我說明,

先自炳, 再改正!

 

所有的LIKE與FORWARD, 並不計分。

 


szekiu | 30th Nov 2011, 01:03 AM | 與孩子對話 | (214 Reads)

Picture
會走路的孩子, 就像六四屠城的坦克,
所經之處, 生靈塗炭, 滿目蒼痍。

老人家總說不要讓孩子太早學行,
長大後會變成辛苦命。
我是不相信的, 因為我媽說我九個多月已會走路,
現在我不是舒舒服服過日子?
可見命這回事, 辛苦與否,
無關學行的歲數,

全憑你自己決定要走哪一條路。

買了第一雙ADIDAS給孩子,
突然覺得他由嬰兒變成兒童了,
我會懷念那雙小赤足,
 雖然他的臭腳總在夜半將我踢醒。

去年今天我還在坐月,
怎麼現在已經成為趕牛人,
每天追趕那隻初生之犢,
一刻也坐不下來。

孩子, 根本就是歲月神偷,
偷龍轉鳯,
拿走我的時間,
換來最珍貴的回憶。

(後記: 因為孩子現在一看到我坐在電腦前就發喪哭,
很難才可以UPDATE一下這裡。
前陣子剛開了一個新BLOG,
可在手機上載, 寫得比較勤,
不過都盡是兒女債,
如不介意請移玉步:

http://mushroomama.wordpress.com/
磨菇阿媽與磨菇阿仔的生活,
就在這裡。


szekiu | 27th Sep 2011, 17:22 PM | 與孩子對話 | (201 Reads)

這裡荒廢了幾個月,
雜草叢生。
那邊廂, 有一個生命,
茁壯成長。
Picture
然後發覺,
自己不過是動物而已,
就像世界上所有動物,
生存, 只為了下一代。

原來我不用很多錢,
我不用要一棟幾百萬的樓,
我不要成為CEO,
我不要萬人景仰。

我只要我的孩子健健康康,
快快樂樂。

這一刻,
我很像這個企鵝媽媽,
分別是,
我要開冷氣給我的孩子,
她不需要。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