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zekiu | 23rd Nov 2008, 01:37 AM | 一般 | (702 Reads)

認識我的人, 都知我是高智低能兒,
就是在大事上看來很精明,
其實日常生活卻一塌糊塗,
甩頭甩髻那種,
身邊的人, 總是看不過眼,
一邊罵, 一邊照顧我。

因為癌細胞擴散到骨的原故,
媽媽幾乎不能行動,
光是躺在病榻上也覺得痛。

我能夠做的, 就是扔低所有的工作,
每天到她家照顧她。

慣於被照顧的我, 突然要擔起照顧媽媽的任務,
每天, 我總是戰戰兢兢的過。

怕煲中藥煲乾水,
怕開了水喉忘了關,
怕出了門沒帶鎖匙將媽媽反鎖屋內,
怕扶著媽媽時自己先跌倒....
怕餵媽媽喝湯時把她燙到,...

原來過去三十多年我都是白活的,
彷彿從來沒有長大過。

這一刻覺得好沮喪。


szekiu | 16th Nov 2008, 16:15 PM | 一般 | (473 Reads)

人生, 不是不像space mountain的。

幻想自己是銀河鐵路999的星野鐵郎,
坐在那黑漆漆的空間內,
去向不明, 前路茫茫。

微弱的星光下, 列車開動。
高高低低, 上天落地。
時間被扔進了黑洞, 無從稽考。

飛快經歷無數高與低,
眨眼走過八千里路雲和月。

列車終於停了,你步出站外,
以為自己走了很多路,
去了很遠的地方。
回頭看, 原來寸步沒有離開過,
你在那狹小而微不足道的世界,
轉來, 又轉去。

原地踏步, 白了少年頭, 空悲切。

其實你哪裡都沒去過.
只是那高低交織的錯覺, 讓你覺得
you've seen it all。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
人生中的高與低,起與跌是必須的,
好讓我們在有限的生命中,
經歷無限的心路旅程。

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szekiu | 16th Nov 2008, 15:46 PM | 一般 | (411 Reads)

心煩意亂, 就想去剪髮。
趁昨天走得開, 怱怱約jay修修長得讓人心煩的前蔭。
一坐下, 他便問, 怎麼一個月未夠便回來。

我有點愕然。一個月未夠嗎?
好像是, 上次剪髮, 是與媽媽去澳門之後。
那天應該是10月20日。

這三個星期像過了一輩子。

恍如隔世。


szekiu | 10th Nov 2008, 18:22 PM | 廣告閒話 | (991 Reads)

金帆散會當晚, 大家趕著去唱k時,
依然不忘致電給我, 報告戰果。

勝出者不是惠康的慳得一蚊得一蚊,
而是element的某一個高科技靈件 installation。
(雖然都是同一家公司的手筆, 在此恭喜麥肯仝人。)

大家致電給我, 無疑是想幫我完成大業,
給我另一個得罪ecd的機會。

我-冇-咁-蠢。

我現在乃是字字幾百萬上落的freelance writer,
除非你開個job no畀我,我就寫。

咩話? 各大廣告公司cut晒freelance budget?
咁我唔寫喇, 都係搵我的恩師廟伯情商客串一下。

 (閱讀全文)

szekiu | 4th Nov 2008, 01:16 AM | 廣告閒話 | (1074 Reads)
聽說今個星期五, 又是一年一度的金帆大獎了。
用得聽說, 明顯成了檻外人。
入行十年, 金帆大獎曾是我生命中的大事。
讓我趁著這個機會, 回顧自己半長不短的廣告生涯。 (閱讀全文)

szekiu | 3rd Nov 2008, 22:58 PM | 超短篇 | (748 Reads)

她回到家。
她看到他坐在客廳,仍是老樣子。
開著電視, 眼盯著膝上的書, 不發一言。

她沒有向他的方向走去,
他也沒有抬頭。

反而貓, 貓們起來迎接她。
紛紛上前, 磨蹭, 要她摸。
胖的那一隻還啪一聲躺在地上,
可是無論她怎樣摸, 都似乎滿足不了牠。
牠躺在那裡喵喵叫, 怎也不起來。
她索性坐在地上, 讓貓們圍著她團團轉。

他終於望過來, 視線停留在貓們身上。
看著牠們高興的撲著空氣。

雖然他看不見她。
不過貓看見。

他知道, 是她回來了。


szekiu | 1st Nov 2008, 23:55 PM | 媽媽的抗癌日記 | (736 Reads)

我就像那些跌倒的孩子。
就算跌得頭破血流, 看見四處無人,
會得自己站起來, 拍拍身上的灰塵,
抹掉膝上的血。不哼一聲。

假如突然有個大人跳出來,
憐惜的看著我,
對我說「一定是很痛的吧? 真是好可憐的孩子。」
我會真的覺得自己好可憐,
然後軟弱起來, 就坐在那裡哭個不停。
不知什麼時候能夠站起來。

所以, 不要安慰我。

我正努力站起來,
扶著媽媽走過這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