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zekiu | 20th Apr 2010, 12:16 PM | 一般 | (1062 Reads)

OK, 這是一個比喻。
當然, 我不排除有人可以對號入座。

有一天, 我家門前出現一個癲佬,
他在我家四週放滿乾柴,
然後澆上電油, 之後, 還在不遠處玩火機,
揚言要燒掉我的房子。

然後我好驚, 我知道佢有個德高望重的家姐,
我諗呢位家姐可以喝得住果個細佬,
喝唔住, 至少都困住佢, 等我清理好啲電油先。

呀家姐好忙, 但都肯見我, 我感到好榮幸。
但係, 原來之前已經有好多好多朋友同佢提過呢件事,
可能佢知道晒來龍去脈, 佢聽完之後,
只係叫我等下, 因為已經有人做緊野,
咁其實我都安心的, 因為, 佢係家姐,
佢講得出會有人解決, 我相信真係有人做緊野。

咁我起身離去之際, 家姐突然叫住我,
畀張單張我, 同我講,
5月2日我地有普選遊行, 係維園,
大家為左香港好, 你記住來支持一下。

我默然接過單張, 報以微笑。

我明, 我家小屋很渺小, 你的世界很偉大,
但, 你怎能要求我這個婦人之仁的師奶仔,
在你家細佬毁我家園之際,
不去救火, 反而去維園支持你?

或者, 就是沒有這度氣焰,
所以, 她是大家姐, 我只是一個師奶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