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zekiu | 30th Jun 2011, 23:08 PM | 貓兔大奮戰 | (1942 Reads)

親愛的小豐,

我是一個與你素未謀面的姨姨, 但這陣子, 我每天都想起你。
有人向我們說, 你現在生活得很好, 很習慣,
我真心希望這是事實, 因為, 我們根本不能証實。

是的, 我們的貓屋很小, 貓很多, 照顧你們的,
都是有全職或上學的義工哥哥姐姐,
或許他們不能像家人一樣, 給你一塵不染的房間,
給你偌大的空間去跳去跑,
但他們都愛你, 你知道的吧?

大家都很想乖巧的你早點離開這個暫住的地方,
但我們想不到, 你以這樣的方式離去。
我們一直以為, 只有最最最好的家庭,
方配擁有你這樣乖巧可愛的孩子。
可惜我們沒有機會替你挑選,
因為有人以不當的手法, 將你據為己有。

那個連等幾天家訪都不願的人, 是如此的自私任性,
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
當你像一件貨物一樣, "我要這個, 我現在就要",
縱然有人勸告, 還是堅決以強搶的手段將你搶走。

她愛你嗎? 
愛, 是會為你著想, 是會感激善待你的人, 是會忍耐一點也沒關係,
如果她愛你, 她會多等數天, 等待我們確保她的家對你來說是適合的,
會讓曾經照顧你的人跟你說再見, 會讓你有一個肯定的名份。

我看不見愛, 我只看到一個自私的人。

小豐, 姨姨沒有什麼可以為你做, 只能遠遠的提醒你,
住在這樣自私的人的家中, 你一定要比任何時候都乖巧,
要事事討她歡心, 像李蓮英服待老佛爺一樣,
是的, 這樣做貓很累, 但沒辦法呀,
與你一同生活的, 是一個只顧自己的人,
如果有一天, 她不想要你了,
她還是會只顧自己的感受, 大條道理,
不聽人勸, 立即將你扔出街上, 或乾脆送你去死,
因為, 她沒有當你是生命,
只當你是一件想要就要想掉就掉的死物。

所以, 要乖, 要忘記在貓屋時肆意玩耍的日子,
那時候, 有人愛你。

對不起, 小豐, 祝你福大命大。

姨姨上 

你想知這可憐孩子的經歷嗎?請看以下連結:

貓舍離奇失貓案
群貓會責警方懶理


Picture

 


szekiu | 30th Jun 2011, 00:18 AM | 與孩子對話 | (432 Reads)

我兒,

近來發生一件事, 讓媽媽想到一個無聊的比喻。

如果, 只是如果。如果徐子淇來訪我們家, 
看到你長得好可愛,眼睫毛又長, 頭髮又多(係膚色黑咗啲),
跟你說HELLO, 你會跟人揮揮手; 向你單眼, 你會笑得前仰後翻,
突然覺得, 這樣可愛的孩子, 實在不應該在這個幾百呎的單位,
與四隻貓一隻兔過著擠迫的生活, 趁我不覺時將你擄走,
承諾想給你住大屋, 讀名校, 分身家(你有菇菇, 當然有得分身家)。 

然後我向人哭訴, 希望將你帶回家時, 有人冷冷向我說:

「平心而論, 妳相信"小B"而家生活得比留係你家更差的環境?
妳懷疑有人虐待緊"小B"?"小B"唔係一件貨品, 
再將佢搬0黎搬去係咪一個最好0既方法?」

你或許會說, 媽媽, 別鬧了, 世上怎會有如此無恥的人?

孩子, 你不知道, 這個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以上是真人對話來的。

上星期貓舍發生領養者盜貓事件, 當大家都全力責備偷貓者時,
真的有人走出來以言論支持偷貓人不應歸還小豐:

「平心而論, 妳相信"小豐"而家生活得比留係貓屋更差的環境?
妳懷疑有人虐待緊"小豐"?"小豐"唔係一件貨品, 
再將佢搬0黎搬去係咪一個最好0既方法?」

其實, 照這位小姐的邏輯,
徐子淇是應該帶走我家小B的,
我等窮人是應該拿去絕育的。

難怪香港有地產霸權, 因為有些香港人, 
真的深信只要有錢, 有好的環境, 
就可以肆意將任何東西據為己有,
窮人, 是沒有資格擁有任何好東西的。

孩子, 或許媽媽很窮,
但我必傾盡所能給你最好;
正如, 貓會或許很窮,
但所有義工對小豐的愛, 一定比那自私的偷貓賊多。


生活小康

窮媽媽


szekiu | 27th Jun 2011, 01:10 AM | 貓兔大奮戰 | (867 Reads)

前幾天, 當我抱著孩子外出吃飯,

收到ELAINE的電話。

與平常冷靜的她不同, 電話中的她氣急敗壞:

「群貓會貓屋有貓被偷了!」

Picture

 

我第一個反應不是發怒, 而是失笑。

流浪貓到處都是, 為什麼要偷?

 

但聽完整個事件經過, 我再笑不出來,

當晚更吃不下哽,

想不到竟然是資深貓義工聯同領養者作出的事。

 

事緣是該義工透過另一義工向群貓會求救,

說剛救回來的小貓, 令自家貓抗議絕食,

請求我們收這小貓進群貓會貓屋。

 

義工與義工之間, 說得會幫, 就義無反顧,

連文件也不用簽, 一切以信行先,

我們讓小貓進貓屋, 就會盡我們所能,

為貓咪找到最好的家。

沒想到, 信任卻被人肆意踐踏。

 

有一天, 那個義工說找到人收養小貓, 要來貓屋取貓。

但作為一個負責任的貓會, 我們有自己的規距,

例如必須由本會受訓義工家訪, 肯定領養者能為貓提供最好環境才放貓,

否則寧願繼續付出金錢與心思暫託牠, 直至有最適合的主人出現。

 

但那位義工無視我們的一片苦心, 聯同那領養者硬闖貓舍,

趁義工在忙亂之中偷走小貓, 無助的我們唯有報警求助。

 

但原來, 更荒謬的還在後頭。

 

那個可惡的偷貓賊向警方說是誤會,

錯信中間人說我們已同意讓她領養才取貓。

偷貓賊還說如果我們肯定讓她領養,

她才會將貓還給我們。

 

認了偷人家東西, 竟然厚顏得要求我們承諾送東西給她,

她才會退回, 好讓我們親自送回她家中?

 

但警方覺得一點問題也沒有,

還將貓賊的想法告訴我們, 企圖說服我們接納,

那他們便可以CLOSE FILE,反正做這等案件, 不會升職加薪,根本就是浪費他們寶貴時間。 

 

既然對方已說是誤會,就証明是在我們不同意下取走物件,

警方有責任協助我們取回, 我們要求警方協助,

沒料到負責警員竟推說"沒有空"。

 

事件發展至今已一星期, 只有我們乾著急,

警方那邊還是無聲無息, 貓賊還是逍遙法外。

 

有時我會想, 如果被偷的, 是特首那幾條錦鯉,

別說普通警察, 恐怕連飛虎隊也會空群出動。

 

然而, 我群貓會只是一個無背景的小小自發組織,

而這被偷的貓小豐, 也不過是一條被藐視的生命,

除了坐在這裡寫下整件事讓大家知道,

除了一邊寫一邊氣憤得眼淚滴在鍵盤上,

我們什麼都做不了。 

 因為, 警方什麼都不做了。


szekiu | 23rd Jun 2011, 00:22 AM | 一般 | (366 Reads)

NEVER SAY NEVER。

曾經我在父母離婚之時說過不會結婚,
最後我成為最刻薄但最幸福的死師奶。

曾經我說過決心不要孩子(還有LINK為証),
現在也已是一孩之母。

對於一口咬定自己不會生孩子的人,
(例如MILKER HO, 雖然你曾經都說不結婚, 呵呵呵) ,
我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
生個孩子實在是值得你付出四百萬或更多的生活體驗。

最簡單的一件事, 一個孩子的到來,
是叫你的生活撥亂反正。

從前我不吃早餐, 現在自動自覺找東西吃。
從前我"很夜很夜"才睡, 現在"很夜"才睡。
從前我每天都出街吃飯, 現在可以的話我都在家煮食。
從前我家無隔日糧, 現在整個雪櫃滿滿的。

怎麼說呢, 就像重新活一次, 而今次是要好好活下去,
因為我要帶那位新來的走過人生一大段路。

或許你現在會說"我怕到時沒了自由很困身",
"我怕我五十歲退不了休", "我怕我乜乜物物,
別擔心, 到時你什麼都不怕,
因為, 當父母,
其實就是中了降頭。

分別是, 中降頭的人, 有解降的一日。

(你話喇, 湊仔咁辛苦我仲話生仔好, 如果唔係中降頭應該就係鬼上身。)


szekiu | 8th Jun 2011, 19:43 PM | 一般 | (432 Reads)
近來很多明星名人都生孩子,
很多報導都說"某某犧性身材試餵母乳",
"某某無懼身材走樣堅持哺乳",
學表妹話齋真想一隻拖鞋飛埋去!

當一個社會將女人的身體,
看得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
這個社會真的病入膏肓。

名字, 取決於功用。
如果你的胸部, 是用來哺乳, 那叫做乳房。
如果你的胸部, 是用來提供娛樂的,
不要怪人叫其作"波"。

szekiu | 5th Jun 2011, 18:28 PM | 一般 | (248 Reads)

昨晚丈夫去了維園六四集會,
我帶著孩子, 沒有跟去,
就在天后與朋友吃飯。

我們的座位面向著街外,
路人都怱怱走過,沒有停步。

突然, 有兩個人影站著良久, 看著我, 
我激動得不顧朋友就衝了出去,
原來是故人。

P兩夫婦是舊鄰居,
當時兩家很友好,
我媽很疼她兩個孩子。
後來我們分別搬離讓區,
也沒有再見面。

直至媽媽離世,
妹妹拿著媽媽的電話簿報喪,
找到P的手提電話。

沒想到P竟然記不起妹妹,
說話亦有點語無倫次,
妹妹有點擔心, 打到她家中,
10歲的大兒子接過電話,
原來40歲的P幾個月前突然腦中風,
說話及行動能力都幾乎喪失了,
住在醫院好幾個月, 不知會否康復。

當時聽到都無語, 人生無常呢, 真是。

兩年後, 竟在六四的晚上重遇,
仿如隔世。

她指著孩子, 問:「是你的嗎?」
我說是。她再問:「妹妹, 有嗎?」
她竟記起妹妹最喜歡孩子。

她伸手來抱孩子, 抱得好穩, 孩子捉著她的手不放。
說起媽媽, 她說:「知道了。」

我們都紅著眼, 大街大巷上流著淚, 擁抱著。

有人走了, 有人病了。
有人康復了, 有人生孩子了。

人生, 不過是這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