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zekiu | 6th Mar 2013, 02:21 AM | 一般 | (144 Reads)
零晨二時我決定坐下來, 打一些字。

孩子已經兩歲多, 每晚還是會驚醒喊媽媽, 我好想問媽媽, 我小時候是這樣的嗎?
可惜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

上星期做了一個訪問, 以媽媽的身份受訪。然後, 談起與媽媽的關係。
四年了, 原來一想起媽媽, 淚還是會掉下來。

很多時我會想, 如果媽媽在生時我就生了兒子, 
她會怎樣寵他, 帶他去哪裡玩, 煮什麼東西給他吃。

其實, 沒有如果。
如果媽媽不離去, 我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女兒, 
我永遠不會想到生孩子。

媽媽離去, 啟動了生孩子的念頭。
孩子的出現, 代替媽媽成為我生命中的錨,
穩定我的心, 我的根。

我以為, 我已經是一個媽媽了,
強壯得可以一手抱著30磅的兒子走來走去,
能幹得看店回家還能煮一頓美好的晚餐;
然而當我想起我是一個女兒,
卻又脆弱得如同玫瑰花瓣。

當孩子睡了, 
媽媽變回女兒。

我開著ZOOKEEPER打了幾回,
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與媽媽, 一起窩在電腦前,
打老虎打熊貓打猩猩, 
打了很多個晚上。

等孩子大了, 教他打ZOOKEEPER,
有一天, 或許他也會這樣懷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