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zekiu | 18th Mar 2013, 02:46 AM | 一般 | (209 Reads)

七天之後, 我睜開眼, 看到老伴就在旁邊。
正確來說, 是他的死人頭,他也剛回魂了。

 

 「老豆, 這是冰箱吧? 好冷。」
「衰仔竟然將我們放在這裡。」

「不知他將其餘的怎樣搞了。」
「看來都是斬件扔掉吧?」

「我們加起來也二百磅, 我怕他扔不來....」
「別擔心, 那個負責斬你的, 應該會幫手棄屍吧?」

「他的手這麼小, 你說他夠力拿刀斬開我們的老骨頭嗎?」
「嘿, 現在又知他手很小了? 當初你迫他學琴時, 老師也告訴你的, 你那時又偏不聽!」

「....那時隔離梁太說名校都喜歡收八級綱琴的學生, 做媽媽的哪個不想他入好學校, 路好走一點?」
「早知當初也不這麼辛苦做兩份工, 儲錢給那衰仔去外國留學了!」

「我當初也沒想到會被自己兒子殺掉的...」

老伴不再發話, 我也無心情再談下去。
自己孩子,無論殺的是誰,

做父母的,總是無話可說。

 

我只能盡力閉上眼睛, 期望別嚇著發現我們的警察先生。